“休舱”释积极信号“方舱”将留下什么

(抗击新冠肺炎)“休舱”释积极信号 “方舱”将留下什么?

中新社北京3月3日电 题:“休舱”释积极信号 “方舱”将留下什么?

简单来说,方舱医院就是由医疗功能单元、病房单元、技术保障单元三部分构成的模块化野战卫生装备,这一来自军队的概念是首次被应用于疫情防控。从2月3日专家团队提出此建议,到第一批拥有4000余张床位的3家方舱医院建成,仅用了29个小时。

值得一提的是,江夏方舱医院作为首个全中医方舱医院,治疗效果明显,成为中医在疫情中的全新实践。

医院还专门配备了心理医生团队,为患者提供心理疏导,但更多的患者也在积极自救,他们之中有人淡定看书、有人坚持备战高考,甚至有人拍起了情景剧,乐观精神获得国内外网友点赞。

在方舱医院投入使用、火神山医院也接诊了首批患者之时,定点医院2月6日宣布只再接收重症、危重症病例和疑似的危重症病例。

方舱医院的主要倡议者王辰曾面对媒体直言,方舱医院是非常时期解决武汉床位不足的“现实之策”。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在实地考察武汉方舱医院后表示,他们将把它介绍给其他国家,为全球防控疫情提供更好的经验。

方舱中医护人员的护理也换来了医患关系的升温,他们与患者一起唱歌、跳舞、做操的视频被网友广泛转发,向疫情笼罩的中国传递出勇气和信心。

方舱或为他国抗疫提供参考

逐渐完善兼具意外收获

《通知》提出,要以疫情防治为切入点,加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深入开展村庄清洁行动,干干净净迎小康。扎实推进农村“厕所革命”,确保2020年底东部地区、中西部城市近郊区等有基础有条件的地区基本完成农村户用厕所无害化改造,疫情防控期间尤其要加强农村厕所粪污处理。全面推进农村生活垃圾治理,梯次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统筹推进其他重点任务。

方舱医院并非一蹴而就,有医护人员把最初几天称之为“一边挖战壕,一边打阻击战”。随着医护力量和防控物资的不断涌入,工作流程、物资匹配等逐渐明晰,医院运行步入正轨。

《通知》强调,实地检查的14个省(市)要对大检查发现的问题建立台账,制定整改方案、细化分解任务、明确完成时限。其他17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要开展自查自改,找准问题症结、及时彻底整改。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视情况对部分省(区、市)的检查整改情况进行抽查。

《通知》要求,强化责任落实,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抓,对措施有力、效果显著、群众满意度高的单位和个人适时给予表彰奖励;对措施不力、搞虚假形式主义、劳民伤财无效实施的依法依规批评问责。强化支撑保障,加强财政资金投入力度,加大科技研发、联合攻关、试点示范力度,选优配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一线工作力量。强化宣传动员,完善村规民约,加大入户宣讲、教育培训力度,推广各地好经验好做法,动员群众主动参与。

尤其在2月12日,武汉实施第五版诊疗方案中的CT影像临床诊断后,一天的确诊人数增至13436例,达到了疫情防控以来日新增确诊病例的顶峰。方舱医院也根据诊疗方案调整了诊断标准,进一步加大对轻症患者的收治。王贵强表示,方舱医院使轻症病人得到及时的隔离,照顾和治疗,及时发现重症倾向,在防控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最新消息称,截至2月29日,武汉16家方舱医院可用床位13467张,空余床位7255张,实现了“床等人”。北京某呼吸内科专家表示,这一现象在方舱的出现意味着滞留在社区的病人基本清理完毕,是一大进步。

2月5日晚,方舱医院开始收治病人。据官方数据,截至2月23日,16家方舱医院累计收治患者1万余人,2月28日收治总数达到武汉确诊人数的四分之一。近期武汉多个方舱医院迎来了患者的“出舱”高峰。

到底哪些国家或地区需要借鉴方舱医院?北京某呼吸内科专家认为主要取决于当地病人数量和医疗设施的收容,他以韩国疫情重灾区大邱市为例表示,其情况与武汉类似,可以参考方舱医院。记者发稿时获悉,韩国政府也已征用公共设施为中轻症患者提供集中隔离的“生活治疗中心”,其中大邱1号生活治疗中心已开始收治。(完)

成立之初,有外界声音对方舱内交叉感染表示担忧。为此,被定义为轻症患者“社区”的方舱医院作出限定:只有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患者才可以进入,高龄患者、有基础合并症的且有加重可能的病患不会被收入。同时,它配备了专门的感染控制团队全程指导。“零感染”、“零死亡”,2月28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以两个“零”介绍了方舱防控成效。

床位的不断扩充,攻克了“应收尽收”的主要障碍,轻症不断收治,重症形成专攻,武汉对疫情防控工作重新洗牌部署,成效逐渐显现。

“休舱”释放积极信号

方舱医院设立近一个月,为疫情防控留下了什么?武体方舱医院3月1日在武汉16所方舱医院中率先宣布“休舱”,疫情防控持续向好,让民众更加期待后续医院“关门大吉”。记者采访专家,探讨其中意义。

“这是个好消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方舱医院开始“休舱”,意味着病人减少,并且都得到了有效救治。